皮肤
字号

一路向仙

点击:
★☆【第一卷 吾为君亡】☆★

落星山

第一章 初逢

顾英华第一次见到柳随云的时侯,他正在自家的屋顶上翻瓦。

这是个需要水磨功夫的活儿,柳随云在屋顶上一片片地揭开青瓦,然后把残缺、破孔的小青瓦叠在一边,准备换上自己刚从林家老宅淘来的那批新瓦,然后他就看到了顾英华。

这是个极俊俏的玉人,纵然身披着把整个身子都遮掩住的黑色大氅,也掩不住她的绝代风情,若不是稍稍过于丰满了一些,又微蹙着眉头,她几乎是柳随云这一辈子见过最漂亮的女人。

而带着顾英华来的尹里正已经开始向顾英华介绍起了柳随云的一身好本领来:“顾小姐,这就是咱们附近十几个村寨里身手最好的柳随云了,他十七岁的时候就打遍附近百里无敌手,后来实在找不到对手,就出去行走江湖,虽然换了些小伤回来,可也学得了一身真功夫,就是老虎都打死好几头了!”

这些话里难免有些不实的成份,柳随云在外面行走的那几年,哪是“换了些小伤回来”这么简单,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云变幻,甚至差一点踏上了仙路。只不过尹里正这么卖力介绍自己,柳随云自然也得有些表示,他放下手上一张瓦片,脚一点,轻轻一跃,整个人飞了出去,如同一只大鸟一般直接落在院中,然后朝着顾英华恭恭了手,干净利落。

只可惜他这番卖弄,却引发了旧伤,不由按住了胸口轻轻地咳嗽两声,额头沁出丝丝汗水,而顾英华身前一个铁塔般的汉子已经走了出来:“兄弟,好身手,可是到了搏虎之境?”

虽然柳随云有过半段仙缘,对于武者来说,搏虎境正是一大关健,无论是武者还是修士,凡夫俗子一般都被称“泥胎”,正如庙里的泥胎菩萨一般,而武者修习入门之后,虽然仍不失凡人本质,却已是行如灵猿,动如脱兔,敏锐如风,便是所谓“脱兔”之境,差不多就是修士的“引气”境。

“脱兔”之上便是“搏虎”之境,号称能搏杀猛虎,手撕恶狼,甚至可以与修士的“炼气初期”相提并论,虽有夸大,但是寻常武者能晋身“搏虎”之境已是难得,更何况是云中郡这种小地方。

柳随云看了这铁塔般的汉子一眼,这汉子高出了自己两个头还多,面黑如铁,虎背熊腰,光是一只胳膊就差不多有柳随云腰围粗了,手持一对份量甚沉的流星锤,虽然看不出这铁塔男的武学修为,但是柳随云估计着应当比自己高出一两个境界,当即回答道:“兄台慧眼,小弟正是搏虎之境,还没请教兄台大名?”

铁塔男当即答道:“我是火千树!这是我家小姐顾英华。”

柳随云这边发现顾英华的身后已经多了一些熟悉的身影,都是临家庄的年青人,个个摩拳擦拳,跃跃欲试,用期盼的目光看着柳随云,只是柳随云不再注视火千树,而是凝视着脸上带着自傲的顾英华:“顾小姐好,火兄,还请长话短说,天黑之前我得把自家的屋顶搞好,明天还得去王婆婆家帮忙。”

这是实话,即便是搏虎境的好手,也不敢天黑之后上房,一个失足就要遗恨一生,柳随云必须抓紧时间,至于村东的王婆婆,那是村里有名的困难户,两个儿子都死得早,孙子还没成年,家里一下雨就成了泽国,柳随云早已答应过去帮忙。

顾英华早已经熟悉柳随云那种灼热的目光,也知道该怎么应对这种场面,当即给火千树打了一个眼色,火千树抡着一对流星锤走过去:“我家小姐有急事要走一趟落星山去袁州,只是落星山妖物猛兽妖物不少,想请兄台帮忙走一趟。”

本村的年轻人已经七嘴八舌地说了起来:“柳大哥,过落星山,非得您坐镇不可!”

“是啊,您十七岁的时候就已经单枪匹马杀过了落星山,现在过这落星山不就和玩似的!”

“没有您压阵,我们这身手可不敢走落星山。”

“顾小姐已经答应下来,每天给一百文工钱,到了袁州再多给三百文钱!”

确实是不坏的价码,现在一石米也就是百来文钱,差不多一天就能赚到一石米,对于云中乡下的苦哈哈来说,有这工钱过十趟落星山都不怕。

而火千树也在关注着柳随云,估量着柳随云的还价,这个年轻人时不时会轻咳一声,那是有旧伤的倾向,却绝对是搏虎境的好手,从一些细节中可以看得出,这位柳随云还是有不少手段的。

在柳随云的脚边,整整齐齐摆着二十七八叠小青瓦,每叠小青瓦都恰恰好是八张,已经摆好的屋顶照足“蝴蝶瓦,三搭一”这句话来作,一丝不乱,显然是个颇有些本领,这庭院算得上整洁,绞的窗花却是有些年头的,更不提院子中间还种了小半亩青菜,虽然这半亩菜地被柳随云调整得极好,入眼处都是苍翠欲滴,显然也反映另一个现实,那就是家境不算太好,甚至有可能在外面欠了些债。

“价钱不坏,只是我若是现在随火兄走了,不但我这家里一下雨漏得象水帘洞一样,我在王婆婆心底也成了不守信用的人!谢过顾小姐和火兄厚爱了。”

火千树知道这是柳随云讨价还价的手段,刚想说话,顾英华已经脱口而出了:“尹里正,找个瓦匠来!”

尹里正知道这位顾小姐是位大人物,用钱使得象流水一般,当即答应下来:“没问题!我去找苏瓦匠来,您放心便是,苏瓦匠是咱们这几十里最好的瓦匠,随云老弟都是从他那学的手艺!”

他只说了半句实话,柳随云确确实实是从苏瓦匠那学的手艺不假,可是才学了五天就出师了,而且出师的日子就是今天,柳随云正准备在自家的屋顶试试手,然后再去王婆婆家帮忙——好歹也不能给王婆婆家雪上加霜。

顾英华却不讲较这些,她直接带着极其自信的笑容就问了一句:“开个价吧?本小姐出得起价钱!”

她心里还有些愤愤不平,如果是以往的她,别说一个区区搏虎之境的柳随云,就是“隔山”境界的大高手,甚至是炼气后期的修士,手一扬都能招来好几位,什么时候轮到柳随云这么一个小卒子在自己面前讨价还价了。

可是这次过落星山,自己还非得找柳随云帮忙,对手太强,光靠一个火千树未必能护得自己周全,因此她已经做好了被柳随云宰上一刀的准备。

可惜柳随云一出口,大家都被震住了。

“价格好说,一天一千文钱,到了袁州再给三千文钱!”

柳随云话才刚出口,尹里正就差点跳起来了,柳随云怎么能这样漫天要价,可是坏了自己的名声,只是作为中人,他不得不出面替双方说和:“随云老弟,苏瓦匠这边也得要用百八十文钱,你就少算几个吧!”

比他更震惊的是那些要护送顾英华年轻人们,他们根本没想到柳随云居然会出这样的天价,不这不是天价,简直是把这位顾小姐当冤大头宰了!

一天一千文钱啊,过落星山怎么也得走五六天功夫,加上回程的三千文钱,差不多就是一万钱入手了,而在云中这样的乡下地方,一石米也不过是百把文钱,柳随云走一趟落星山居然赚到六七十石米,足够他吃用两三年了。

搏虎境的武者就是好,干一趟活都可以休养两三年了,什么时候我也能冲到搏虎境啊!

他们当中身手最好的也不是“脱兔”境大成,再有一二年功夫才能冲入搏虎之境了,可这样的好手,火千树也只是给出了一千八百钱的价钱而已,而且这价钱还包括到袁州后领的赏金,加起来也不到柳随云两日工钱而已。

火千树更是咆哮起来,他手里至少十几斤的流星锤甩成两道带着呼啸声的铁环,只要稍稍有个擦碰都能让人躺上几个月,大家不由都向后退了两步:“小子,别说混话了,您自己有几斤几两?也敢说一日一千钱!”

“物有所值,我这个人一千文一日,绝对不贵,绝对物有所值!”柳随云无视火千树用流星锤甩出来的威胁,说话不快,却很有力量:“火兄,顾小姐,您说个话吧?”

全场的焦点顿时都集中顾英华的身上,一天一千文钱,附近几十里最有本事的老师傅都赚不到这个钱啊,这位看起来身轻体贵的大小姐再不懂世事,也不会答应这个价钱吧。

顾英华开口了。

第二章 工钱

顾英华抬头问道:“王婆婆是什么人?”

尹里正赶紧回答道:“是村里有名的孤寡户,现在家里除了她就只剩下两个七八岁的孩子,家里还欠着几十千的饥荒。”

“那好!”顾英华昂头挺胸地下了结论,但话里也带着点点滴滴的温情,甚至连微锁的眉头都宽了:“一天一千文钱,我答应了!不过你也答应我,替我干几天活,回来之后就替王婆婆帮几天忙。”

她的语气霸道得很,容不得柳随云反对,柳随云也从善如流:“行,我还可以到时候再多帮王婆婆三天忙,就是我病了,我也会出钱雇人帮忙!”

这就够了,这几个顾英华雇来的年轻人刚刚准备与火千树再讨价还价的时候,顾英华已经斩钉截铁地说了:“走!”

“别急!”柳随云却是不慌不忙:“时间还够,容我稍稍收拾,还好,尹里正这边您也得料理了手尾!”

火千树掷了一块银子给尹里正:“三两重的银锭,够了吧?我们得马上起程!”

“误不了您的正事,也就是半刻钟功夫!”

柳随云说的是稍稍收拾,事实上动作还要快一些,他打开房门随时收拾好包裹,又从自己的书架上卷了两本闲书,接着又把爱吃的五香瓜子拿了小半包,背上又多背了把二尺短剑,接着在自己的菜地收拾开了:“兄弟们帮个忙,过落星山的路远着,今天晚上咱们总得弄几个菜吧!”

这是个真正的老饕,才出了柳随云自家院子,他已经指挥起队伍里的其它人来:“小鱼,你腿脚灵便,到张大婶那借两斤盐来,八角、花椒之类也弄些,还可以在店里赊三五斤油碗豆来,还有刘星,你多弄几套雨具来,落星山的雨可不看我们的脸面,可不能让顾小姐有什么意外……”

顾英华与火千树直到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光想过落星山,却把这些小问题给忘得一干二净,特别是避雨这件事尤为重要,现在顾英华的身子可经不起这风吹雨打啊!

这一千文钱总算没白花,至少能听到个声响,顾英华的脸上不由微微发烫。

很快就不是“听到个声响”那么简单,柳随云还没出村的时候已经是把整个队伍布置得井井有条,不出一点意外,显然不光是曾经闯荡过江湖,见过些世面那么简单,说不定还是个帮派中的小头目,只是顾英华的脸很快因为心事又带着冰霜。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xiuzhen/2804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