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扬帆宦海(仕途风流) 第5节

点击:


杨帆和正常的年轻人一样,看见年轻漂亮的女人同样会有好感,同样会想去接近。京城是个权利集中的所在,也是利益纠葛集中的所在。加之内心深处对陈家人的不喜欢,杨帆才会表现出冷漠的一面。即便是周明道,因为和陈家过从甚密而殃及池鱼。杨帆在他面前,也是能一个字表达的意思绝对不说两个字。祝雨涵虽然是初识之人,因为是个美女,还是老乡,让杨帆生出了好感,说话也就自然多了,没有太多的掩饰。

诚然,祝雨涵又何尝不是话里有话?

杨帆被抢白一顿后好胜心也上来了,放肆的盯着祝雨涵白皙的颈部道:“你还说我,想知道我和陈家的关系就直说好了。我告诉你,我跟陈家没关系,和张家估计也没啥关系。即便是有,也是姥爷那一辈的事情,姥爷在世的时候没提过,我也不想去沾别人的光。”


第六章 与游雅妮之间的往事

提到陈家,杨帆的心里隐隐一阵刺疼,仿佛有跟刺在心头一下一下的扎着。陈家私生子的身份对于杨帆而言并不觉得有多光彩,祝雨涵变相的揭伤疤,让杨帆的心里冒起一团火。

“停车!”杨帆冷冷的说。

“什么?还没到地方呢。”祝雨涵有点诧异的看了杨帆一眼,发现脸上的阴霾时,知道自己话里肯定有什么刺疼了杨帆。

“我让你停车!”杨帆重复了一次后,祝雨涵踩下刹车,车子靠边停下了,杨帆开门下车。

“我为我的好奇心向你道歉!对不起!”祝雨涵明白过来,低声道歉。

天空中此刻下着小雨,凉凉的春雨落在脸上让杨帆冷静了许多。

“我这是怎么了?有必要迁怒于人么?”杨帆自问道,仔细的想了想,发觉自己的怒火应该来源与陈家老爷子对自己的安排,来源与自己不希望别人左右自己的选择。陈家的帮助固然能使杨帆少奋斗几十年,但杨帆有种嗟来之食的感觉,正是这个感觉让杨帆如鲠在喉。

“不关你事,是我自己的原因。”杨帆的语气缓和了下来,脸上恢复了之前的宁静。

祝雨涵听杨帆这么说,心里不由微微的自责自己八卦,脸上抱歉的意味更浓了。

“上车吧,雨下大了。”祝雨涵语气里带着一种深深的关切,刚才杨帆脸上的阴霾出现时,祝雨涵的心居然不由自主的一阵生疼,一定要好好的对待面前这个比自己小的男人的心思浮上心头。

“没事,也快到了,我想我需要冷静的想一想今后如何面对一些事情。”

杨帆没有说实话,这时候后面十几米外,游雅妮的悍马正停在那里。杨帆不想祝雨涵知道自己和游雅妮认识的事情,找了个自认为还算合适的接口。

祝雨涵没有勉强,朝杨帆挥手道:“好吧,那我先走了。”

等祝雨涵的车子开的远了,游雅妮的悍马车才慢慢的靠上来。杨帆和游雅妮之间的事情说起来有点远了,那还是三年前的暑假。当时新婚不久的游雅妮和丈夫开车自驾游,经过宛陵的时候一个司机酒后驾车,拉泥土的东风车斜着把宝马给撞到护栏上。当时天刚刚黑下来,肇事司机跑了,正好路过的杨帆先报警后救人,把游雅妮从车上弄下来。还好杨帆学过一点急救,已经昏迷过去的游雅妮一口气没断,送到医院算是救回来了,游雅妮的丈夫伤的太重没能救活。

因为游雅妮和丈夫是外地人,当时杨帆跟着救护车上医院,还帮着垫了医药费。救命之恩游雅妮当然不会忘记,说什么也要好好报答一下。游雅妮把银行卡给杨帆,告知密码让杨帆随便取钱。当时游雅妮明显是真心的,但也多少有点看看杨帆人品的意思,如果杨帆多拿了钱是应得的,如果不要钱那肯定就是虚伪。

杨帆当时的做法很有意思,列了一个账单出来,医药费、弄脏的衣服、误工费三样加起来,把该拿的钱拿了回来,帮游雅妮联系上家人就再也没出现了。

游雅妮伤好之后按照医院登记的身份征找到杨帆的家里,得知杨帆已经到京城去上学了,游雅妮又找到京城。大家都不是俗人,游雅妮也没打算继续采取钱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只是想大家保持接触,等机会在暗中帮杨帆一下。于是两人就这么保持君子之交,有空的时候游雅妮总是请杨帆出来吃个饭,杨帆当时觉得游雅妮丧夫之痛,有空陪一下也能帮忙派遣一下顺便打牙祭,一来二去的两人越发的熟络起来。

所谓日久生情,时间长了游雅妮对杨帆产生了感情,几次亲自在家做饭请杨帆来吃,事后明里暗里的表示。游雅妮虽然漂亮,杨帆确实也有点小动心,可是总觉得自己下手那啥了,又有趁人之危的嫌疑。于是杨帆开始有意识的疏远游雅妮,游雅妮打电话请杨帆出来,杨帆总是找这样那样的接口,算起来两人已经有半年没见了。今天要不是杨帆被游雅妮抓了个现行,可能还是会找借口不出现。

“怎么?聊的很投机?依依不舍的样子!”游雅妮自问相貌出众,这些年也没少给杨帆机会,事实上游雅妮也没惦记着和杨帆结婚,欲望上来的时候心里想着做情人也是不错的选择不是?可惜杨帆仿佛是根木头似的,很有一点任你风吹雨打,我自巍然不动的意思。这个时候看见杨帆和祝雨涵好像聊的很开心的样子,心里不酸那都是怪事了。

杨帆撇了游雅妮一眼,那意思是我懒得跟你解释。接着摸出一根烟来点上,吸了一口后才慢悠悠的说道:“有什么事情就在这说得了。”

这个态度里头有赌气的成分,以两人的熟络,多少有点过了。游雅妮知道这个混球属于吃软不吃硬的家伙,刚才出来的时候还让陈昌平给堵住了兜搭一番,好不容易才甩掉出来的。结果这个小冤家是这么一副态度,游雅妮心里觉得委屈了,不由的眼睛一红道:“男人都是喜新厌旧,没一个好东西。”

这话说的杨帆一下就乐了,说道:“哪有你怎么说话的?搞的好象我把你始乱终弃似的,顶了天了就是跳舞的时候搂了几下你的腰,不会这样就要我负责吧?”

游雅妮仔细想想也觉得好笑,不由又棋又笑道:“少废话,你头发都湿了,赶紧上车。心情不好一起喝两杯。”

杨帆下呵呵的上了车,继续搞活气氛道:“喝酒可以啊,别等下故意装醉调戏我。”

“美死你!”游雅妮笑骂一声,之前有点冷的气氛消失了,表面一切似乎又回到了从前那种君子之交淡如水的样子。游雅妮心里却非常的清楚,今天说什么也的把这小子拿下,哼哼!惦记他的人看起来还不少呢。

公寓是游雅妮婚前自己住的,丈夫故去后,游雅妮不想在家里触景生情,又搬回这里来住了。之前游雅妮请杨帆都是在这里。

进了房间游雅妮先到洗手间拿条毛巾递给杨帆说:“把头发擦干了,小心感冒。”说着游雅妮回房间换衣服。

杨帆在客厅了擦着头发,感觉有点无聊打开电视机,拿着遥控器换了一圈台,发现现在的电视实在是没什值得看的,不是一些垃圾电视剧,就是一些脱口秀一类从西方舶来的综艺节目。

没一会游雅妮换了衣服出来了,手上还拎着一瓶干红。游雅妮一身的刻意选择紧身装,勾勒出那火爆的身材,是胸前一对奶子可谓摇摇欲坠,两个凸点尤其的明显,紧紧贴着肉的裤子,勒出一双形状滚圆翘挺的臀部。游雅妮今天打算霍出去不要脸一把了,连内衣都没穿就出来了,这些年没尝过男人的味道了,说不想那是骗人的,尤其是遇见了心动的男人时。

杨帆不是柳下那个鲁男子,面对游雅妮亮出不穿内衣这一招,明显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一分钟,游雅妮敢打赌,杨帆呆呆的看着自己的胸口至少有一分钟才慌忙扭头。

“哼哼!别装了,你的表情出卖你了,你脸红了。我还以为你性功能有障碍呢。”游雅妮得意暗自思衬,心中不由一阵窃喜,早知道早就该上这一招了。

游雅妮倒了两杯酒,递一杯给杨帆,两人对饮了一口道:“你跟祝雨涵很熟么?她爹是江南省省委书记,据说祝雨涵大四那年那会找了个男朋友,遭到家里反对,这丫头脾气倔的很,直接搬出去和男朋友同居了。结果毕业的时候,祝雨涵的娘私下里找到她男朋友,明说不会同意两人结婚,开出了三十万块,搞定出国留学的机会为条件,结果那个畜生当场就接受了,连夜收拾行李登上了去美国的飞机。”

“‘畜生’这个字眼,用的很到位!”杨帆笑着举杯,两人又各自眯了一口后道:“祝雨涵是第一次见面,因为是老乡所以聊的还算可以,乡音亲切嘛。说起来大学里的爱情大多没有结果,绝大多数人无非是想在四年里找个伴而已,在大学里谈什么爱情海枯石烂如同狗屁。”

杨帆不自觉的想起了母亲和那个男人来,当初两人在一起亲热的时候,是不是也把“海枯石烂”、“天地合,才敢与君绝”之类的话说了无数遍呢?到头来……,杨帆冷笑着哼哼了两声。

“你呢?大学四年别说没女孩子喜欢你,别说你没动过歪心思。”游雅妮带有一点调戏意味的语气笑着说道,杨帆也许是喝了酒的缘故,坦诚的嘿嘿一笑道:“当然是有的了,不过我有点钱还要存起来交学费,有情饮水饱的事情没摊上。”


第七章 放纵一回

杨帆没说谎,大学那会确实谈过一个女朋友,一次女友生日,杨帆在一家饰物店里精心挑选了一个手机坠子当礼物,结果当时女友就丢给别人道:“喜欢就拿去玩好了。”

杨帆当时没有丝毫的犹豫,转过身就走了,从那以后杨帆清楚的认识到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的正确性,“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在来到京城之前,杨帆幻想过很多美好的事情,结果现实如同一盆一盆的凉水,一次次的兜头而下。正是因为了解了现实的残酷,此刻杨帆心里冒出另外一个念头道:“祝雨涵的爹居然是省委书记?看来今后要好好亲近亲近。”杨帆虽然反感陈家老爷子和周明道合伙设计安排自己的事情,但并不等于没有上进心。杨帆和绝大多数年轻人一样,也是热血沸腾的正是想干一番事业的时候,只不过杨帆把自己的欲望隐藏的更好一点罢了。有了借用祝雨涵的心思,杨帆发现实际上自己内心最深处对于陈老爷子的安排并不抵触,甚至有点跃跃欲试,只是感情上有点不舒服罢了。不然即便是周明道的面子,也是可以不买的。

……

沈明领着沈宁在客厅里待到吃了晚饭才出来的,沈明是陈老爷子一手提拔起来的,当年老爷子在川省当省委书记的时候,沈明不过是办公室一个没有什么实权的正科副职。因为给老爷子写稿子写的漂亮,得到了老爷子的赏识,一步一步的被提拔到今天的这个位置。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guanchang/278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