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扬帆宦海(仕途风流) 第4节

点击:


杨帆更加迷惑了,这算什么回事嘛?一个陌生的女孩子,莫名其妙的过来,明明是很不喜欢自己,偏偏还装出一副白给不要钱的架势,这里头有什么猫腻?不会是游雅妮搞的名堂吧?

杨帆不解的看了看游雅妮,对方递过来一个无辜的眼神。既然不是游雅妮,那么杨帆也就没有必要留什么情面了,刚才张思齐眼睛里的不怀好意,杨帆可是看的清清楚楚的。

“对不起,真的想不起来在哪见过你了,如果你再不说明身份和来意,我想离开了。”

杨帆有点怒了,张思齐有点抓狂了,这小子太能装了。

“我爷爷是军委的张大炮!我叫张思齐!是我请昌平哥约你来见面的。”张思齐有种严重挫败的感觉,报上名头后心里还在嘀咕,这一下你总不能装着不认识了吧?就算不知道我,总该知道爷爷吧?

“张大炮?”杨帆自言自语的说着,一脸苦思冥想的样子,把个张思齐给恨的牙根作痒,心道“见过能装的,没见过这么能装的。”

张思齐主观的认为,杨帆肯定指见过爷爷的,不然爷爷怎么上杆子要撮合两人呢?谁曾想杨帆想了一会,最后还是摇摇头道:“对不起,实在想不起来。你直说约我有啥事情好了。”

张思齐愤怒的有点大脑充血的感觉了,蹭的一下站了起来,想了一想冷静下来心道:“风度,要保持风度!”

默念两两遍后张思齐压住怒火道:“那算了,我们回头见。”说完张思齐拉上游雅妮气呼呼的走了。

杨帆知道自己一贯很有女人缘,但这位约见自己的张思齐怎么看都不想那种主动上门勾搭的花痴,这其中肯定有什么误会,可惜张思齐没有解释的意思就走人了。

“服务员,买单!”

杨帆觉得还是去问一问陈昌平,毕竟是他把自己丢在这里的。

“单已经有人买过了。”女招待过来指着吧台那边说,杨帆顺着看过去,刚才坐在斜对面的那个女人,正靠在吧台上笑盈盈的看着自己。

“这就不是一个正经女人,还是别招惹的好。”杨帆心里暗自说道,从口袋里摸出一百块来往座上以放道:“我没有吃软饭的习惯。”

这么说话是想断了那个女人的念想,再说这个地方是游雅妮的买卖,杨帆即便是想勾搭女人,也不会傻到在这里勾搭。

想到游雅妮,杨帆的脑子里有点犯晕了,当初怎么也没想到,当初随意的在街上逛了逛,居然衍生出后面一连串的故事。

杨帆丢下钱出门的举动,多少让那个女人有点尴尬,不过她也没有生气的意思,反而轻轻款款摇曳着腰肢走过来笑道:“不愧是连张大炮的孙女的面子都不给的主,姐姐这点面子说起来也不算啥。对了,送你来的那辆车子,好像是陈家大少的改装捷达吧?”

这话说出来,杨帆就明白自己误会了,也许张思齐出现之前人家是想勾搭自己来着,之后就应该是对自己这个人的来历啥的动心思了。

不管对方是什么来意,自然人家一直在示好,就没有失礼的理由。杨帆想着便主动伸过手道:“杨帆,请问芳名!”


第五章 老乡

“落落大方,有礼有节。我看走眼了!”这是祝雨涵给杨帆这一瞬间下的定语。游雅妮搞的这个会所,实际上是一个豪门女眷的休闲场所,祝雨涵开始还因为杨帆一个人出现是为游雅妮来的,应该也是京城某家大少一类的人物,自己旧在江南一些小字辈的陌生面孔不认识也很正常。后来发现杨帆连张大炮和张思齐都不知道,自然明白杨帆不是圈子内的人。也许可能是陈家的远亲吧?陈家在湘省那位最近和祝雨涵的老爹祝东风有点来往密切的意思,杨帆如果真是坐着陈昌平的车来的,认识交好一番没坏处,更何况这是一个任何女人见了都会心跳的帅哥。当然了,杨帆的回答也默认了确实是坐着陈昌平的车来的。

“祝雨涵!认识你很高兴!”

杨帆的手只是轻轻的触了一下祝雨涵温热柔软的小手就礼貌的放开了,没有像一般的男人那样使劲的握着。这么一个不寻常的小细节深深的刻在了祝雨涵的心坎上,心里仔细的想一想刚才张思齐气呼呼的样子,看来这个小兄弟也不是一般人来着。

正想着怎么弄清楚杨帆是那路神仙的时候,杨帆的电话不配合的响了起来。

“抱歉!接个电话。”杨帆摸出200块从旧货市场淘换来的二手老款诺基亚,祝雨涵看见这个手机的款式不禁哑然失笑,觉着这位小兄弟的的确确是个妙人儿。难怪能把张思齐气跑了,确实能装啊。仔细在看看杨帆身上的衣着,祝雨涵笑意更浓了,因为杨帆身上穿的衣服绝对不是这个圈子里常见的名牌,倒像是从超市里随便买回来对付的。

“老地方等!”游雅妮低声说的又快又急,电话嘟的一下挂点了,看来是背着张思齐偷偷打来的电话。

“我要走了!”杨帆朝祝雨涵抱歉的笑了笑,点了点头后走出了这幢两层的别墅小楼。出来的时候杨帆看见门外停着游雅妮的悍马车,不由的想起了陈昌平说的那个小寡妇,看来十有八九说的就是游雅妮了。看这意思,游雅妮对陈昌平可不怎么感冒的样子嘛。

出来一看地方,杨帆有点傻眼了,这一带都是别墅,想打车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没奈何,只好迈动11路汽车慢慢的往外走,希望能走出小区后招到出租车。

刚走了没几步,杨帆听见身后汽车喇叭的响声,回头一看是一辆白色的兰博基尼,祝雨涵摇下车窗露出脑袋正在冲自己笑着招手。

“这一带不好打车,去哪?我送你。”

杨帆发现自己没得选择,这个小区真的很大,想走出去至少也要半个小时的样子,让陈昌平过来接自己么?好像自己也没那么大的谱,给游雅妮打电话?这女人现在应该正在找借口打发那个张思齐吧。

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杨帆一低头看见的是紧绷的牛仔裤勾勒出的两条修长性感的美腿,心头微微一荡后很有非礼勿视觉悟的赶紧抬头目视前方。祝雨涵对对自己身体最满意的部分,就是腰部一下的部分,又圆又翘的臀部,纤长的双腿。杨帆的反应祝雨涵看了心中不由一阵微微的得意,为了凸显自己身材的上优点,祝雨涵在穿着上可没少下心思。

“谢谢!清水花园。”

“那小区不错哦!我知道!”祝雨涵想借此话题聊一聊,顺便探一探杨帆的底,这么一个气质相貌绝佳的男子,想亲近一下也是人之常情。更何况能座上陈昌平那辆改装捷达的人,背景肯定也很不一般。祝雨涵想的一点都没错,就是没有想到杨帆是陈家的编外分子,说起来是一个尴尬的存在。

“我也不清楚,北京的房子太贵,我买不起。”杨帆没有继续聊下去的意思,淡淡的笑了笑,眼睛继续看着前方没有接着话茬说下去。

祝雨涵不傻,当然看出杨帆的意思,心里虽然有点失望,但是不想给杨帆留下一个风骚的印象便很明智的暂时闭上了嘴巴。杨帆这个年龄段的男人寡言少语的话,往往不是害羞就是傲慢,20出头的年轻人正是神采飞扬的季节,在年轻漂亮的女人面前最容易热血沸腾。祝雨涵的脸蛋不算绝色,但综合起来绝对是美女中的上层货色。尤其是她的肤色很好,在一双纤长的手在阳光下显的如此的白净,透着一股萤光。

杨帆也注意到了祝雨涵那双漂亮的手,只是目光微微的停留一下便移开了,沉默的过程中也没有用余光偷窥的样子,表情也显得非常的平静。一般来说杨帆这样的表现显得有点失礼,毕竟受人恩惠了。

这个世界很现实,这个世界很虚伪。祝雨涵已经习惯了周围的人带着一种强烈的功利心和自己交往,而自身也同样,在主动接近杨帆之前是带有目的的。

在这之前,祝雨涵以为会感受到杨帆傲慢一类的情绪,真的沉默下来并肩坐在一起的时候,却感觉到一种心情平和的味道,祝雨涵强烈的感觉到这完全是因为杨帆此刻的情绪处在一种中正平和状态下,并且在悄无声息的蔓延。祝雨涵很意外,但是却有种很舒服的感觉。

“你在哪场子做事?”

鬼使神差的,祝雨涵在说话的时候带出了江南声芜城的方言,话音刚落祝雨涵就吃惊的抬手掩住了小嘴。因为在说话的那一瞬间,祝雨涵仿佛觉得身边的杨帆是一个多年的老友。祝雨涵吃惊于杨帆那份对旁人潜移默化的魅力,同时也担心杨帆听不明白自己的意思。

祝雨涵扭头的瞬间看见杨帆露出微微愕然的表情,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正打算解释的时候,杨帆开口道:“毕业没多久,在京城社科院给硕士研究生导师打下手,搞点资料整理啥的闲差。”杨帆说这话的时候,也是一口的宛陵话,宛陵和芜城不过70公里的距离,相互间在语言上虽然有差异,但是都能听的懂对方在说什么。

“老乡啊!”杨帆和祝雨涵可谓异口同声,相视一眼后会心的一笑,眨眼见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许多。

“人和人不能比啊,同样是江南人,你开在北京出门开兰博基尼,我在北京每天出门靠走。”杨帆居然主动开起了玩笑,这让祝雨涵实在太意外了,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仔细想想,看看杨帆年轻俊逸的脸,不由释然道这才是一个年轻人该有的样子,这应该是他的本性,是正常的反应。

祝雨涵不是个张扬的人,也不想拿车子的事情来炫耀,而是微微一笑转移话题道:“那个张思齐可是个绝色美女哦,他爷爷张大炮在军委里头也是说的上话做的了主的人。这么一个好头子,你怎么就不好好把握一下,我可是看见张大美女有倒贴的意思。”

“呵呵,你就明说她是太子党好了。这些人因为家庭环境的缘故,起点高、眼界高、教育好,成才率自然也就高,这都是不可否认的事实。不过话说话来,这类人绝大多数眼睛都是长在头顶上的,我一个升斗小民不敢高攀。”杨帆因为祝雨涵是老乡的缘故,说气话来也放开了不少。

祝雨涵见杨帆说的随意,而却还是话里有话的样子,想到自己的身份,在江南省的时候,别人不也叫自己太子党么?

“跟你说话真费劲!你就直说太子党从小在权利的漩涡中长大,大多数为人都比较虚,和太子党交往过甚一不小心就惹麻烦好了。省的我费神去猜你的弦外之音!”祝雨涵说着白了杨帆一眼,可惜这个白眼有点像眉眼,鄙视之意没有表达出来,倒像是在勾引一般。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guanchang/278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