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扬帆宦海(仕途风流) 第3节

点击:

“你装,你继续装。今天老子就跟你耗上了,打死我也不说。”心里狠狠的发了赌咒似的,看着前方缓慢移动的车子越发的不顺眼了,狠狠的敲打了几下喇叭,发出刺耳的鸣叫声。

车厢内恢复了平静,一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半个小时过去了,杨帆依旧是保持一个姿势,丝毫没有主动开口说话的意思。

陈昌平终于憋不住了,斜着眼睛低声道:“我说兄弟,你就不想问一问是谁想见你?不想问一问啥好处能打动我这个级别的车夫?”

杨帆总算是回头了,平静的看着前方道:“待会见了不久知道了么?我倒是有点好奇,是啥好处让你心甘情愿跑腿。”

说起这个,陈昌平清瘦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激动的红润,有点喝了八分醉的感觉,目光里充满了迷恋的神采,一声轻叹低声道:“总后的一个小寡妇,开车也野的很,老是开着一辆悍马那种大家伙,上了床一定非常的够劲。”说着陈昌平有点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我的毛病你一定听说过,周莹那个小喇叭藏不住事情,一准跟你说起过。”

陈昌平倒也聪明知人,周莹是周明道的孙女,就是周明道说的那个见了杨帆走不动道的那一位。说起来这些所谓的豪门八卦,十有八九都是周颖告诉杨帆的。

陈昌平原本以为杨帆在这件事情上会说点啥堵心的话,心里也有点准备,没曾想杨帆只是淡淡的笑道:“男人风流一点不是啥毛病,不风流才叫有毛病。是个人都会有需要,只要不是强奸,和谁上床那是人家的自由和本事,只不过每个人的口味不同罢了。你还是不错的,口味就比较专一。”

什么叫口味比较专一?言下之意就是还比较有点人性,没有是个女人就凑上去祸害。

陈昌平露出一副备受打击的表情,嘴巴足足微微张开一分钟前后都说不出话来,末了总算是露出一脸的酸样道:“好嘛,从见到你第一次到现在,总算感觉到你身上的人味了。”

这话里头含着挖苦杨帆有毛病的意思,要知道陈昌平和堂弟堂妹们私下里没少议论过杨帆。老爷子有三个儿子,自然有三个孙子,自打杨帆第一次进入三人的视野内,三人就讨论过杨帆会开口向陈家要点啥的事情。结果出乎预料之外,从杨帆第一次走进陈家的门开始,整整两年多过去了,杨帆从没开口要过一点什么,即便是那个血缘上的父亲硬塞给杨帆的钱物,每次都给原封不动的退了回来。这不是有毛病是什么?

杨帆的表现让陈家三兄妹私下里非常的感慨,俗话说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以陈家今时今日的地位,多少人削尖了脑袋要往跟前凑而不得。说的不客气一点,以杨帆特殊的身份,别说是一般要求,就算是非常过分的要求,只要开口了,陈家也没有不尽力满足的道理。按照陈老爷子的话来说,“当年没有杨兄仗义相助,老子就算能从‘五七干校’里活着出来也落个残疾。”更何况,后来陈政和和杨丽影之间发生的说不清楚的情事,有了杨帆这么一个编外的陈家子孙。

所以,每次三兄妹对杨帆的事情觉得百思不得其解的最后,总是异口同声的感慨道:“这小子是个人物!”这也就是陈昌平在杨帆面前不会摆架子的缘故,因为摆了也没用。架子这种东西,只有在别人巴结讨好的时候才会产生满足感。对一个杨帆这样的人摆所谓‘太子党’的架子,陈昌平有一种丢份的感觉。

雅妮会所从外表看起来一点都不起眼,更别说这会所处在五环之外,用张思齐的话来说,“从地图上看,这地界都快出京城了。”

在跑步机上咬牙切齿的折腾了一个小时后,张思齐满身是汗的下来了。穿着一身紧身运动装的张思齐,身材看起来十分的匀称,一双长腿修长且性感。运动之后红扑扑的脸蛋透着一股青春的活力,可惜怎么看都是一个绝色美女的脸上挂着一丝阴翳,好像在哪把钱包给丢了找不着的味道。

回到休息的沙发上狠狠地灌了一杯饮料下去后,张思齐把装饮料的纸盒狠狠捏扁了的砸向垃圾桶,可惜准头差了点滑门而出。

“妹子,你这是跟谁在治气呢?”

同样是一身的紧身装,游雅妮穿着尽显身材的火爆,当然这要感谢她胸前那对大号的奶子,一边擦汗一边走过来的时候,即便是紧身衣勒着也在微微的上下摇晃着。

看见游雅妮火爆的身材,还有那双灵活传神的大眼睛,从骨子里透着一股妖媚,张思齐看着不由的赞叹:“啧啧啧,姐姐,你这身材,祸国殃民啊!”

游雅妮丝毫没有受张思齐奉承话的影响,笑呵呵的说道:“少来,今天约我出来不会是专门来讨论身材的吧?”

张思齐抬头看了看墙壁上的石英钟,这才笑道:“赶紧洗洗,等会陪我下楼去见一个人。”

游雅妮打趣道:“看你这意思,不会是去相亲吧?”

张思齐使劲的翻了翻白眼叹气道:“虽然不是也差不多了,边洗边说吧,提起这事情我心里就堵得慌。”

这都是什么事情啊?这年月还有指婚的事情发生,也家爷爷那个老古董才会干的出来。想到爷爷说人家小伙子还未必愿意,让自己努力正确的时候,张思齐心里就更委屈了。

“待会要你好看!”狠狠的说了一句,拿上换洗的衣服,张思齐一头扎进卫生间里。


第四章 误会

从照片上来看,张思齐认为杨帆长的确实比较招一般女人的喜欢,不过脸上的宁静淡泊的表情肯定是装出来的。按照张思齐的观点,长成杨帆这个样子的男人,换上一件暴露一点的装束,和网上那些鸭子的造型就比较接近了。

张思齐耿耿于怀的是爷爷的那句话,“周莹那个小丫头你见过吧?水葱一样嫩的小模样多招人疼啊,结果在人家杨帆跟前转悠了快两年了照样白瞎。别的我都不担心,就担心人家看不上你那野性子,这是咱老张家出来的姑娘的致命伤啊。”

确实,从小在军委大院里长大的张思齐性子的确野了一点,按说这也很正常,也不是啥大毛病。可是话说回来,一贯觉得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的张思齐自我感觉不是一般的良好,是超级良好。这些年尽是男人主动追求让她来挑了,这回怎么就倒过来了呢?这算什么事情嘛?据说那个叫杨帆的小子,还是从江南省一个不出名的小镇子里走出来,还能金贵到哪去?一个只会装酷的土鳖罢了,所以,这口气有点咽不下去了。

昨天夜里爷爷张大炮口气强硬的说起要安排和杨帆见面的事情后,张思齐赌气回到房间里一夜都没怎么睡好,一早起来赶上陈昌平来个电话,求她帮忙引见一下游雅妮。张思齐听爷爷说陈家似乎和杨帆经常有走动,所以开出条件来,“把扬帆带来看看是什么鸟变得,我就帮你的忙。”末了,张思齐还很缺德的补上一句道:“我说平哥,外面那么多小媳妇还不够你祸害的啊?雅妮姐姐可不是一般的女人,别吃了瘪说我没提醒你。”

张大炮和陈老爷子还有周明道,文革年间都被打倒发配到江南省的“五七干校”接受革命群众的再教育,三家老人是过命的交情,所以张思齐尽管说话难听,陈昌平也不会往心里去。只是事后想一想,这丫头不过20岁,说话怎么就这么不中听呢?都是家里老人惯的!陈昌平也不想一想,自己的毛病又是谁惯的呢?

“看见没有,7号座上的那一个,看着就是一个喜欢装酷骗小女孩的小白脸!”

洗过之后神清气爽穿戴的精神整齐的张思齐和游雅妮并肩走下楼梯时,张思齐站在楼道上指着杨帆低声对游雅妮说。

“是么?”游雅妮低声说,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心头泛起一股春天一般的暖意。

雅妮会所是一个女性会所,融合了健身和美容两个项目。楼下是个休息室,环境布置的幽静雅致,在这里叫上一点东西,听着音乐坐上一会倒也是个不错的放松选择。

女性会所里出现男人不奇怪,只是不常见罢了。一个男人身边没有女人陪伴在这里呆坐,在这个环境里就有点显眼了,更何况这个男人都还长的相当具有吃软饭的小白脸的气质。

年轻漂亮的女招待放下咖啡的时候,顺便递上了一张小纸条。

“可以的话一起坐坐?”

杨帆看了之后愣住了,诧异的抬头茫然的看了看女招待,小女孩在杨帆目光下立刻脸红了,飞快的指了指对面几米外的一张桌子。

一个气质相貌俱佳的女人,摆着优雅的姿势,冲着杨帆微笑着举了举手上的酒杯。杨帆礼貌的微微点头致意,并没有起身过去聊一下的意思。在女人的目光中闪过一阵失望的时候,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发出的脚步声慢慢的靠了上来。

杨帆被陈昌平不由分说的丢在这里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应该会见到游雅妮,只是没有想到她身边还有一个目露凶光,目光中难以掩饰不屑表情的女孩子。

更意外的是,游雅妮只是淡淡的笑了笑没有说话,倒是她身边的女孩子很做作往对面一坐,绽放出妖媚的味道,大眼睛里带着钩子似的笑道:“你就是杨帆?和照片上没啥区别嘛?”

张思齐非常努力的装出千娇百媚的样子,目的很简单,让这个爷爷赞不绝口的男人迷上自己,然后死心塌地时无情抛弃他。张思齐对自己的容貌很自信,甚至是自恋,越是这样的人,在遭到冷遇时就越难以接受。

杨帆并没有立刻回答张思齐,而是先冲递纸条的女子抱歉的笑了笑,然后才装着不经意的样子扫了游雅妮一眼,最后才把目光停留在张思齐的脸上。

“对不起,我不记得在哪里见过你。”

张思齐发誓这一辈子都没有在一个成年男子身上见过这样的目光,因为杨帆仿佛是在对空气说话,这一切太不真实了,但却又活生生的出现在面前。

居然没有一个男人看见一个活生生的大美女的觉悟,而且这个美女还是主动靠上来说话的。这也太打击人了!

“你……,好,你装!你接着装!”心里狠狠的咒骂之后,张思齐眼珠一转,笑的越发妩媚了,刻意的往前倾斜着身子,露出一道乳沟和一片细白,嗲嗲的低声道:“讨厌了你,居然装着不认识人家。”

张思齐有点噎的说不上话来了,因为主观的认为这小子在装,爷爷这么夸他,一门心思惦记着要他当孙女婿,怎么会不把自己的照片给他看?张思齐并不知道,张大炮从来没有见过杨帆,手上的照片也是威逼利诱之下从陈老爷子那里弄来的。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guanchang/278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