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撩过的小狼狗也重生了 第3节

点击:


季元拿着粉饼在厕所鼓捣半天,终于弄了个七七八八,终于才磨磨蹭蹭出了厕所。

出了厕所门才看到周衍并没有真的离开,他站在餐厅门口,从池立安的角度可以清晰看见对方。季元才放下不久的心又猛提了起来,厕所就算了,要是周衍在这里发疯,他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可在厕所耽搁了太久,现在再不回去就会显得非常失礼。季元的步子踌躇再踌躇,还是经过了周衍面前。他在心里求爷爷告奶奶,结果没成想周衍竟然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就这么让季元从自己面前走了过去。

季元即是松了一口气,心里又不上不下的,就像是身边埋了一枚定时炸.弹。

池立安此时也抬头看过来,看见季元往回走,还对他笑了笑。

前有池立安,后有周衍,季元回给池立安的笑容要不是有这么多年的演技功底,还真笑不出来。

“餐厅厕所出了点问题,我在那儿等了一会儿。”季元编瞎话解释。

池立安点头,目光又往周衍那儿看了一眼,弄得季元紧张兮兮。

“怎么了?”

“周家公子,”池立安垂眸慢条斯理地切割盘子里的牛排,口中和季元解释,“看来这趟出来玩地方选错了,有他在的地方准不太平。”

“为,为什么啊?”一来是佩服池立安的料事如神,二来季元则完全不晓得池立安竟然认得周衍。

“你大概不熟这些事,”池立安笑,“我也是因为家中长辈和周家有故交所以知道一点,前面是我失言,有些言过其实了,他们办他们的事,咱们玩咱们的,不影响。”

周家?季元对周衍的背景没有丝毫了解,此时听池立安说才知道原来他以为周衍那个早就死了的爹是活的。池立安在圈内的传闻中的确小有背景,这么联系起来,周家也不会是普通家庭了。

周衍的突然消失原来是回归了周家的缘故,仅从池立安的简短描述来看,就知道周家不是善茬。

前面周衍所说不见自己是为了自己的安全这话能信吗?

季元的思绪又忍不住飞出去,他重新握住刀叉,听见餐厅门口有远去的脚步声,微微偏头用余光偷看,周衍和一行人已经走了出去。

人群之中,周衍高大的身影对季元来说有些陌生。

脖子上被周衍亲的那一口似乎还隐约发烫,因此后面半餐即便和池立安还有话题可聊,但季元总是有些心不在焉。

上楼后两人在电梯口分别。

在池立安看来,季元是个十分有潜力的后辈,为人也努力真诚,举止间透着可爱,他的确挺喜欢季元。

而季元后半程所表现的不在状态他也看出来了,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池立安有想安慰他的心情。

“去我房里坐坐吗?”他顿住脚步,偏头看季元。

要是放在重遇周衍之前,听见池立安这样暗示的话,季元铁定立刻摇着小尾巴屁颠颠地和人走,可现在他心再大也没心情不是。

“时差好像还有一点儿没有倒过来,有点累,今晚我想好好休息一下。”季元委婉拒绝了池立安的邀请。

池立安略有些失望,不过没有表现在脸上:“那晚安,明天见。”

他低头依旧进退有度地亲在了季元的脸颊上,只是抽身那一刻随着吊顶的水晶灯光线一晃,他似乎看见了季元脖颈上的深色。

池立安一愣,季元已经往后退了一大步。

“晚安!”他说完快步与池立安分别,如果不是怕被池立安看出异样,季元恨不得用跑的。

本来好好的计划都被周衍打乱,季元此时的心情糟糕透顶。

“周衍,我草泥马!”季元关上房门,憋了半晚上的气立刻忍不住化作国骂飞了出来,因为不担心被谁听见,声音并没多收敛。

谁知下一秒,他差点儿被沙发上坐着的人影吓到腿软。

“你不如直接草我。”昏暗的光线里,周衍一边解着自己的手表一边云淡风轻地对季元说,他背后的窗还开着,正往里面吹凉风。

第3章 周衍大混球

季元下意识的反应是先握住了门把手,想要趁周衍与自己还有一段距离时逃跑,然后他的脚步又顿住了。

他没地方跑,而且仔细想想跑也没用,倒不如有毛病就解决毛病,有问题就处理问题。

季元抱着豁出去的心情,又转身回去,涌到天灵盖的气让他整个人如同炸毛的猫,情绪爆炸。

“周衍你到底想干什么,六七年不见是这么一上来就瞎胡闹的么?”

他说话的口吻中依旧忍不住将周衍当作从前那个半大小孩,可眼中看见的周衍,光是露出的那一截小臂都精壮结实,记忆与现实之间的矛盾让季元有些无所适从,找不到准确的语气与他对峙。

另一方面,季元完全不理解为什么周衍可以在自己先消失七年以后,回头就跟没事人似的过来搅合他的日子。

怎么着,他季元命里合该摊上这么个神经病啊?

七七八八的心情乱成一团,猛一下要季元全都处理好是不可能的。

周衍起身走到季元身边,亲昵地握住了他的手,将他带到屋里。刚才季元那句气性十足的话好像从他耳边飘过,没有惊起半点儿动静。

与季元浑身要喷火似的情绪涌动相比较起来,周衍此时冷静得可怕。

“我一直在关注你,”他看着季元的眼睛,语气几乎可以被称作温柔,但眸光深处的东西却仿若蛇信子带着透骨冰凉缠上季元,周衍开口解释了这些年的过往,“我回到了我生父那边,中间几年都很不平稳,如果那时候你和我有牵扯可能会有仇家伤到你,所以我一直没有来找你。”

季元是个十分容易心软的人,周衍这么似乎很有苦衷的一说,他的确有些骂不出来了,他于是没说话,听周衍继续道:“这些年你拍的每一个广告,每一部电视剧,我都了解过,把关过……”

“把关?”季元忽然听出一些不对劲来,他打断周衍的话反问他,“什么把关?”

周衍的指尖揉了揉季元的眼角,很想要低头亲亲他的眼皮,不过还是按捺住了这股冲动,回道:“只是看看哪一些剧更适合你。”

季元脑子里却是嗡的一声。

他不了解周家,也不了解这些年周衍到底去干了什么,不过从池立安的讳莫如深以及周衍如今整个人的变化,他也不难猜测出周家必然不是什么小户人家,做到干预他这么一个小明星的路子很可能是易如反掌。

周衍所谓的把关,就很有可能是这些年他星途诡异的原因之一。

为什么明明有很多很好的资源,但最后到他手里的都是些意料之外的戏码?

为什么明明他咖位不大,却也没有受到过多少刁难?

为什么他这么些年来的感情路坎坷不断,多的是临阵脱逃的对象?

以前一些稀里糊涂季元自己猜测不到原因的问题,此时都豁然有了解答。即便这个假想在当下的季元眼中都未免有些天马行空,让他细思极恐。

“赐婚、青柠、棋逢对手,都是因为你推掉的?”季元不敢相信的问周衍。

这三部剧是后面大火,而最初主演都找过季元的剧。赐婚是一部古装剧,青柠则是青春校园,棋逢对手为强强职场。三部剧的剧本都很优秀,十分对季元胃口,可也都一样,三部剧在最后关头选择了换主演,导致三部剧都和季元无缘,而主演都从新人一跃成了大火的明星。

周衍不轻不重地嗯了一声。

前面季元还一直以为这些奇怪的经历纯粹是自己倒霉,结果他原本光明的未来是被人为掐掉的?他是普通人,一来他喜欢演戏,想要演好戏,二来他当然也有欲望,他也想火,想在这条路上走得更远。

他气到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浑身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

周衍的唇角微微扬起:“冷?”他起身将开着的窗户关了起来。

季元就在自己面前,对于周衍来说实在很是甜蜜,他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

“你凭什么?”季元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只不过声线依旧不稳,“凭什么能够心安理得对我的生活和选择指手画脚?”

原来他前面初初感觉周衍疯那都是轻巧的,他觉得周衍简直就是有病!

周衍背对着他站住了,他开始慢慢地将窗帘拉上。

“我也问过自己凭什么,”窗帘缓缓合上,将这处小小的房间与外界全然隔绝起来,周衍转回身道,“开始两年我看过很多心理医生,国内国外的,有名没名的,”

他的声音太过平淡,无论叙述什么过往都好似经不起一点波澜,但字字句句落在季元心上又灼热得惊人。

“还吃过很多药,各种药,”周衍半跪在季元面前,由下往上仰望着他,“但是没有用,没有一点用处,我想要你,想上你,想吃了你,这些冲动我控制不住。”

如此的句子在周衍说来,依旧是语气寻常到像是理所当然。

季元开始真的害怕起来:“你,你疯了吧?”

周衍闻言竟然笑了。

他的确是疯了,而且周衍清清楚楚知道自己疯了。

他的精神处在两个十分极端的点,仿佛一直有一个冷静理性的自己在看着那个疯狂的自己做出无数疯狂的事情。最初的时候,他一面晓得自己的状态很不对劲,所以才会选择去看心理医生,想要控制自己的情绪从而不会进一步对季元造成什么伤害。而另外一面,他对季元的层层掌控以及生活中的控制却也无法收回地不断加深。

最后的结果就是,他完全学到了如何滴水不漏地掌控自己的外在情绪,可内里却已经被无法填补的空洞欲望所填满,如鬼怪干枯的手想要从枯井里将季元拉扯下去一并吞噬。

他没有多少真正想要的东西,唯一一样深入骨髓的瘾就是季元。

“如果你想要演戏,”周衍怜爱地亲了亲季元的手,“你想演什么都可以,前提是和我在一起。”

被他亲过的手背像是被微弱的电流刺了一下,季元忍不住往回一缩,他此时的脑子一团乱,下意识地问周衍:“什么戏都可以?”

“嗯……”周衍停下来略微思考了一下,“床戏不行,吻戏,可以借位吧?”

最后几个字的疑问语气,仿佛像是说出借位两个字已经非常大方。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anmei/279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