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铁血雄鹰

点击:
第一 烈火重生

南京城中华门中国守军防线,炮声隆隆火光冲天,美丽的大地在敌寇重炮轰击之下剧烈的颤抖着,战壕上方不时下雨样落下被炮弹席卷到空中的泥土。

“日”一发炮弹发出怪啸声落下,“轰”一声,火球猛然爆裂而起,一挺民24式水冷重机枪腾空而起,在半空中化为碎片。两名机枪手的血肉之躯被锋利的弹片撕得支离破碎,化为一阵血雨和泥土混合在一起撒落在战壕中。

“日-日-日”日军的炮弹就好像不要钱的一样拼命落在中国守军阵地上,火球接连腾空而起,爆炸声连成一片,滚滚烈焰灼烤着后面的城墙。尽管此时是冬天,可是战场上的烈火却令人感觉好像到了炎热的夏季。

遭到攻击的国民革命军第88师损失惨重,弥漫着硝烟味的空气中充满刺鼻的血腥味和尸体燃烧的焦臭味。

“肖连长!”老兵洪斌轻轻推了推自己的连长。

头上绑着绷带的肖柏坐在战壕里,他双手紧紧地捂住脑袋。一阵接一阵金属暴雨冰雹一样落在战壕四周炸开,大地筛子一样剧烈震动。炮弹的爆炸声刺痛肖柏的耳膜,强大的冲击波震撼地面,令肖柏感觉五脏六腑都快要从嘴里吐出来。

炮弹震得他头疼,可是残存的记忆更是令他头疼!

‘我到底是谁?’肖柏紧紧抱住自己的脑袋。

模糊的记忆渐渐清晰,‘我是肖柏’这样一个念头在肖柏脑中越来越清晰。令肖柏很不解的是:‘可是这里的人怎么也叫自己肖柏呢?’

一个声音在告诉自己:‘此肖柏非彼肖柏!’

记忆里的时空渐渐回到公元2010年的兰州机场,一队荷枪实弹的中国特种兵站在肖柏的面前,身后的直-9多用途直升机旋翼“呼呼呼”扇动,大风狠狠地抽打地面,让人连站立稳都感到十分困难。

肖柏环视了自己手下精锐的特种兵战士一眼,很明显,他对这些精神焕发,士气高昂的特种兵战士都感到十分满意。他拉开嗓门吼道:“同志们,我们马上就要去执行一个秘密任务!但是现在我不会告诉大家去哪里!不该问的都别问!等到了地方,我自然是会告诉大家要执行什么任务!”

特种兵战士们刚刚从直升机上下来,从兰州机场搭乘一架伊尔-76大型军用运输机飞往新疆喀什机场。

夜幕降临在大地上,阿富汗东突恐怖分子训练营门口,三个头上包着头巾,腰间斜跨着ak-47突击步枪的家伙来回走动。

黑暗中出现几条影子,神不知鬼不觉向东突**分子训练营摸过去。

“呜-呜”一个恐怖分子被人堵住嘴巴,他试图喊出声音,却根本就喊不出来。他只听到自己脖子断裂的声音,随之就像一口面粉袋一样软软瘫在地上。几乎是在同一时刻内,另外两名恐怖分子也被人无声无息地干掉。

肖柏扭断一名恐怖分子的脖子,他头也没回做了个手势:‘都跟上去!’

无声的语言指挥特种兵战士们,跟着队长进入东突**分子的训练营内。一路上,碰到几个巡逻兵,都被特种兵战士轻轻松松像是捏蚂蚁一样捏死。安装炸弹,设置定时器,一切都有条不紊的进行。

肖柏看了看夜光手表,仅仅过去十分钟,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他挥了下手:‘任务完成,撤退!’

战士们有条不紊的撤出东突**分子训练营,就在此时,突然黑暗中钻出一条黑影,看样子这是一个半夜起来解手的家伙。

这个家伙明显已经发现了潜入他们营地的特种兵战士。

“站住!什么人!”

‘不好,被发现了!’肖柏心里“咯噔”了一下。他也来不及多考虑什么,手中95式短突击枪“突突突”吐出一道火舌。

刺耳的枪声打破宁静的夜空,暗红色的弹痕准确击中东突分子胸口,“啊”一声惨叫,那名东突恐怖分子头一仰,向后翻了过去。

顿时恐怖分子训练营炸了窝,所有的东突分子都从睡梦中惊醒,一时间喊叫声、喧杂声连成一片。黑暗中火光闪闪,枪声大作,刚刚从帐篷中钻出的数名恐怖分子被战士们像是割杂草那样连连撂倒。

肖柏灵活地一个转身,微光夜视仪中出现一条淡绿色的影子。距离很近,两人相距不过五米!这个家伙手中搂住ak-47正要扣动扳机。可是没等他扣下扳机,肖柏的手指已经轻轻勾动扳机,“突突突”红色弹痕好像红铁条穿豆腐一样击穿那条影子的身躯,一股刺鼻的血腥味迎面扑来。

黑暗中,看不清飞溅的血红,不过血腥味可以提醒肖柏刚刚他击毙一个恐怖分子时那震撼人心的一幕!

战士们一边射击,一边转身退出恐怖分子的兵营。就在此时,夜视仪中显示出前方出现一排绿色人影,挡住了肖柏他们的退路。

“螳臂当车!”肖柏冷笑一声。

十二支95式短突击枪一齐开火,有节奏的枪声响起,黑暗中连续闪烁着跳跃的火光,冲出来的东突分子就像是被人踹了一脚的篱笆墙一样齐刷刷倒下。

后面响起声音,机警的肖柏扭过头,手中短突击枪对准声音响起的方向吐出一条修长的火舌,只听到一声惨叫,一名东突分子一个仰面叉摔在地上。

‘快!冲出去!’肖柏挥了下手用手势下了命令。

侧面又是一条人影出现,肖柏来不及多考虑什么,拔出腰间的92式手枪对准目标“啪啪啪”连续三枪,把目标的胸口打成马蜂窝一般。

一群恐怖分子从帐篷中冲出,此时架设在恐怖分子兵营外的88式通用机枪适时发出怒吼声,暴雨一样的子弹泼洒向敌群,冲出来的东突**分子就好像被收割机收割的麦子一样一片片倒下。

肖柏一弯腰,在地面放下一枚跳雷,随之跟着战士们冲出恐怖分子的兵营。

追赶过来的恐怖分子一脚踩上跳雷,“彭”一个圆柱体飞上天空,在半空中爆裂成一团橘黄色的火球,锋利的碎片下雨一样撒下,一片惨叫声,冲在前头的一排恐怖分子应声倒地。

“啪”88式狙击步枪凄厉的枪声划破宁静的夜空,一名正要操起m-60通用机枪开火射击的恐怖分子脑袋变成一个烂番茄。

战士们接连退出恐怖分子的训练营,肖柏最后一个离开。就在此时,大地突然如同火山喷发一样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一团巨大的火球从地面袅袅升起,白色的帐篷在火光中纷纷飘扬到空中。

训练营内的恐怖分子好像被大风吹飞的纸片一样一个接一个飞起来,手脚在空中扑腾几下紧接着就重重摔在地上。这些人外表看起来完好无损,其实内脏已经全部破裂,早已去见了他们的阿拉真主。

黑暗中,隐约已经听到直升机旋翼的声音。

战士们加快撤退的步伐,肖柏跑在最后,他手中的短突击枪连连开火,不时把追过来的恐怖分子撂倒。

然而,肖柏没有想到,黑暗中一支m24狙击枪正跟随着他跑动的步伐悄悄移动。

“啪”狙击步枪刺耳的枪声回荡在夜空中,已经看到直升机的肖柏只觉得自己眼前一黑,他失去了知觉。

第二 我是谁

“快让我进来看我们连长吧!”

“放心吧,你们连长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他很快就能重回战场!”

迷迷糊糊中,肖柏听到有人说话。

肖柏的意识渐渐清晰,他猛然睁开眼睛,却看到眼前站在一位个子高挑的白衣天使。大口罩遮住她的半张脸,可是一双会说话的眼睛却让人觉得她肯定是一个美女!

肖柏打量了一下这个护士,只见白色的护士服遮不住她玲珑有致的身材,一对高耸的胸脯随着她的呼吸一起一伏。

护士发现肖柏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她,她的脸一红,冲着肖柏说了一句:“肖大公子到了这个时候还不正经!别忘了你家里还有个订了娃娃亲的老婆!”

‘什么娃娃亲,什么老婆!’肖柏心中猛烈一惊,这可非同小可,都二十一世纪了,还哪里有娃娃亲?至于老婆,肖柏连自己的女朋友在哪里都还不知道呢!

可是脑海中另外一个意识却在告诉他:‘你有老婆了!你老婆在湖北农村家里!打完这一仗你小子就回去成亲!’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肖柏用力掐了自己一下,明显感觉很疼,这肯定不是做梦啊,一切都是真实的!

肖柏又打量了一番周围的环境,他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白色的帐篷内,身下的床铺是弹药箱铺成的,外面还不时响起一阵阵隆隆的轰鸣声。

门外走进两名戴着德式钢盔的国民党士兵,他们一进门就喊:“肖连长,您可总算是醒过来了啊!”

这下,肖柏本来就已经混乱的头脑更是一片迷茫,他实在弄不清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难道自己受了伤,不是被送到医院,却被送去哪个剧组了?

他上下打量一下那两名国民党士兵,只见他们身上穿着黄色军装,其中一个背着一支中正式步枪,另外一个挎着一支mp18花机关冲锋枪。

肖柏心里想:‘这剧组还真的挺敬业的!平时看的电影电视,道具师根本就没有地方搞到mp18这种老古董冲锋枪,往往都用后来出现的斯登冲锋枪敷衍观众了事,这个剧组居然还真的搞到这种木托冲锋枪啊!’

背着mp18冲锋枪的那名**士兵看到自己的连长用迷茫的眼神看着自己,他急坏了,连忙走到肖柏面前焦急的说:“肖连长,您连我都不认识了啊!我是洪斌啊!我刚刚进来就是您教我打枪的啊!”

这一下,肖柏更是充满疑惑,他更加糊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怎么自己都不认识这些人,可是他们都认识自己呢?

肖柏再仔细打量那两名国民党士兵,只见此两人其中背冲锋枪的那人长着满脸的络腮胡子,皮肤黝黑,满脸横肉,身体还算健壮;可是背着中正式步枪的那人却面黄肌瘦,加上充满血丝又略显迷茫的眼睛,瘦得像竹竿一样的身材,这明摆着就是一个营养不良的家伙啊!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

肖柏此话一出口,令那两个**士兵面面相窥。

正当大眼瞪小眼的时候,外面走进来一名戴着德式军帽,身上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他开口就说:“你们肖连长可能是被鬼子的炮弹震坏了脑子,也许是短暂性的失忆,不过没事的,我给他检查过了,他其他方面的状况都很好!”

‘被鬼子炮弹震坏了脑子!’肖柏就记得这几个字,他心中大为惊惧,自己不是刚刚带队去袭击了东突分子的训练营吗,怎么就碰上了鬼子呢?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5/271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