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全中国最穷的小伙子发财日记 第2节

点击:


渐渐地,我居然迷上了这个选秀活动。这比看一个电视连续剧有意思,电视剧的结局是固定的,但这个节目的结局是可以改变的。只要你发短信,就有可能改变比赛结果,虽然明知是圈钱的。

这段时间,我一直在贴吧读帖顶帖,并大方地为其中一个选手贡献了15条短信。

15条短信就是15块钱啊!这是我一个星期的烟钱,但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可惜,因为我用这15块钱表达了我的想法。

表达会有一种快感,每个人都希望别人来听听自己的意见,体现一下自己的存在价值,但我已找不到一个倾诉对象了。像我这样无所事事的小人物,猪嫌狗不爱,谁有闲心来听你絮絮叨叨?

所以,我只有花钱说话,这叫穷开心。

超女比赛结束了,但我却没有从超女的热潮中走出来。每天,我仍然在网上闲逛,间或到贴吧看看超女的新闻。

我心里很羡慕她们。如果那些超女原来都是山鸡的话,短短几个月时间,她们都变成了金凤凰。

这也引发了我的一些思考,一个人离成功其实并不太远,也许只需要几个月时间。

我行吗?

应该说,一个人思想的转变往往源于一次也许很小的事件的触动。超女就带给了我这样的触动,这也是我看超女唯一的收获。

我决定重新振作起来,规划一条适合自己的出路。

其实,我从来都没停止过对未来的考虑,但是,我想得多,做得少。我缺乏行动力。

这一次,我决定先行动起来。

就像那些变成了金凤凰的超女一样,她们不一定唱得好,但是她们去尝试了,去行动了,这就是她们成功的根源。

所以我得行动。

2005年9月1日 星期四 多云

我行动的第一步就是戒网。

不是不再上网,而是不再进网吧。

网吧是一个打发时光的地方,一个无聊的人进了网吧,就会把无聊变成有趣;同时,网吧也是一个吞噬青春和活力的地方,是一个集体堕落的场所,当你手中摸着鼠标的时候,你就已经被鼠标打败了。

做出戒网这个决定是一瞬间的事,但在今天起床后,我又不知不觉地来到了网吧门口,到了门口才猛然想起,我已经决定戒网了。

逡巡了好久,挣扎了好久,我最终还是恋恋不舍地离开了。

网瘾,比烟瘾好戒。

2005年9月6日 星期二 多云转阴

我决定去找个工作,哪怕差一点儿的也行,先练练手。

到人才市场去了几次,我才发现自己真的已经落伍了。

首先,我没有专业技术;其次,我没有过硬的文凭。

我想去找个要求相对低一点儿的,比如业务员之类的工作,但大多招聘业务员的单位都要求年龄在30岁以下。

对于一个求职的人来说,30岁,假如你又没有什么专长,就真的已经是老人了。

2005年9月8日 星期四 阴

今天,我看见一家单位招聘销售人员,招聘启事上写着“特殊情况年龄可适当放宽”的字样,便去填了一张表。招聘人员端详了我好一阵儿,拿着我填的表左看右看,最终把表还给了我。

我有些不甘心,努力地向招聘人员推销我自己,并厚着脸皮说我曾经当过总经理,有一定经验。

招聘人员是个小年轻,他犹豫着问:“你真实年龄到底多大了?”

我说:“今年30岁,还没满。”

小年轻笑了,他直言不讳,说我不够诚实,“你肯定不止这岁数。”他说。

我简直要晕倒了,难道我看起来真的就那么苍老吗?我本来想把身份证拿给他看一下,又怕他怀疑我在身份证上作假。

唉,算了吧。

我抽空上了一趟洗手间,在镜子里左瞧右瞧,发现自己看起来真的很老。非但老,还很憔悴,两鬓间不知何时长出了几根白发,展示着岁月的沧桑。

可是,我才30岁啊。

看来,这些年来,我的日夜忧思,全都被这一张脸记录下来了。

人才市场,是荟萃人才的地方,我不是人才,于是我不再去。

第四章 买空卖空

2005年9月12日 星期一 阴

我虽然决心改变眼前的这种状况,但也仅仅是有决心而已。我像一只无头的苍蝇,乱飞乱撞,每天焦躁地寻找着机会,却又无所事事地等待着下一天的来临,以为新的一天会发生奇迹。

但是,涛声依旧,没有奇迹。

2005年9月13日 星期二 阴转多云

今天,周媛的一个远房亲戚到家里来玩,本来我想避而不见,但实在找不到理由,便硬着头皮陪着他闲聊。

我叫他老李,他买了一辆除渣车,帮一些土石方工地除渣。但他不善寻找业务,业务量不太大。

我寻思可以去承揽一些渣土运输业务,然后再包给他运输,中间吃点儿差价。

这相当于一个掮客,买空卖空。

我把这个思路说给老李听的时候,老李表态说没问题,但同时强调这个生意不好做,要我有足够的思想准备。

如果在以前,当我确定一个思路的时候我会仔细推敲,希望万无一失后再行动,结果等我想透彻的时候,要么机会丧失了,要么越想越怕,最终一事无成。

这次,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干起来再说,反正我闲着也是闲着。

我给弟弟打了个电话,说我要到公司去上班了。弟弟自然同意。这样,我游荡了三年之后,终于开始“上班”了。

“上班”是一种很美妙的感觉,以前,我总是骗周媛说我上班去了,却总不告诉她我是在哪里上班。现在我是真的上班了,尽管和以前差不多,但感觉很踏实。也就是说,如果有人刨根问底,问我到底在哪里上班,我不用再遮遮掩掩。

2005年9月15日 星期四 多云

这几天,我就坐在“公司”的电话旁,手上一本通讯黄页,专挑房地产公司的电话,然后打过去询问,是否有渣土运输业务。

电话打多了就慢慢了解了,其实所有的房地产公司都做着和我一样的勾当:买空卖空。土建找建筑公司,外墙装修找装修公司,房地产公司的作用就是左手从购房者手中拿钱,再右手付给相关的承包公司,就吃中间这不菲的差价。

一通通电话打下去,要么最终找不到人,要么人家已经将渣土运输承包出去了。

2005年10月12日 星期三 多云转晴

过了近一个月了,今天弟弟抱怨说“公司”电话费太高了,言下之意让我悠着点儿打。

我很在意弟弟的意见,毕竟这个公司是靠他一个人在支撑,我这个哥哥,靠着比我小四岁的弟弟生活。

但我没有其他路可以选择,同时也觉得这是条好路子。

我决定直接到那些土石方工地上去联系业务。

其实这种方法我一开始就想到过,但到工地要坐车,那时我包里常常连10块钱都拿不出。再说,一天又能跑几个工地呢?

经常找弟弟拿钱,我实在是羞于开口。

但现在,我只能这样了。

我再一次向弟弟描绘了这条路的前景,并表示赚了钱也是我们两弟兄平分,希望他支持我。

弟弟也许也看到了这方面的前景,凑了200元钱给我。

我花10元印了一盒名片,名片上的单位名称是我随便取的,叫某某渣土运输队,我是业务联系人。我下决心,用这200元经费来承揽第一笔业务。

2005年10月17日 星期一 晴

苍天不负苦心人。在200元经费快用完的今天,我真的就接到了第一笔渣土运输业务。

这是一个学校的工地,我和包工头讲定200元一车,我承包给周媛的亲戚老李是190元一车,整个工地大约需要5辆车(由老李组织车辆,每车每趟他抽2元钱的酬金),每车每天跑十来趟,预计要拉一个月才能将渣土拉完。

我预算了一下,这笔业务我大约能赚一万多块钱。一万多,现在,在我人生最低谷的时候,我想都不敢想。

业务谈定那天,我破例买了一包8块钱的烟,以资祝贺。8块钱的烟和2块钱的烟相比,抽起来的确要舒服些。

我将这一喜讯第一时间告诉了我弟弟。弟弟也很高兴,因为自从弟弟被我从乡下带到C市以来,他从来没有挣过这么多钱。

晚上,我和弟弟在他的出租屋内炒了两个小菜,买了一瓶酒,边喝边规划我们的未来。

我想在学校这个工地进行的同时,再去联系其他工地,滚动发展。至于运输的车辆,我请老李帮忙寻找,反正他也能得到好处。

如果顺利,我们可以在比较短的时间内先按揭一套房子,把我们的父母从乡下接到城里来住。

我出来这么多年,从来没敢想过买房子。因为没有自己的房子,也没有钱,我们那些乡下的亲戚到城里来时,我们要么避而不见,要么就在外面简单地招待一下。

而我们那些在乡下的亲戚,却认为我们在城里混得很好。

“喏,都娶了城里的老婆,那肯定是混得不错的。”

本来很潦倒,却又被误认为风光,心里的苦,只有自己知道。

第五章 想花钱的人是我的亲戚,想挣钱的人是我的同伙

2005年10月19日 星期三 晴转多云

今天,工地如期开工,却遇上了两个问题:

一是工地的包工头不愿意垫付油钱。按以前老李他们搞运输的规矩,车辆进场,工地都得先支付一部分油钱,运输费用十天或半月结算一次。包工头对我不了解,怕我拿了钱玩“失踪”。

二是内讧。老李知道我接的时候是200元一车,而包给他才190元一车,每车次我白赚10块钱,他不情愿。

第一个问题其实不难解决,我已经跟包工头说好了,把每辆车的行驶证复印一份留给他,让他心里有底,不至于认为我是骗子。

关键是第二个问题。

本来我给老李都说好了,我帮忙联系业务我要赚钱;同时,他带来的车,他可以每车次抽2块钱。但事到临头,他却反悔了。

大约他是不愿意眼睁睁地看我白赚一万多块钱。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4/217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