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肤
字号

阴阳公交车 第3节

点击:


然后这一路上就是安静得很,一直开到“甲字1站”后,也就是终点站,才听到喧闹的声音。我被眼前的一幕震惊住了。在我眼前的是一座城池,看似无边无际,黑色的城墙高耸入云,难以估计多高,城门上雕刻着两只青面獠牙的恶鬼,门顶上竖着一个高大的牌匾,上书“酆都”。

“这这是传说中的鬼城?”我惊讶地喊了出来,车上的鬼差齐齐看向我,不知道它们在想着什么。

张大爷似笑非笑对我说道:“想不想进去看一看?”

说实话,到现在我心里还直发毛,传说中的酆都恐怖至极,我虽然有些好奇,但还是不敢生出进去一观的念头。

静蝶鬼差好似看透了我的想法,冷哼一声就下了车,好像挺瞧不起我,就差点说真没出息。其他的鬼差拉着鬼魂也陆陆续续地下了车,我和张大爷待他们都下去后,我们也走了下去。

我没有看清那些鬼差是怎么进城的,就好像凭空消失了一般,我下意思地往前迈了一步。突然间,城门一阵摇晃,那门上雕刻的两只恶鬼忽然活了起来,从门里窜了出来。

只见它们身高丈许,青面獠牙,一头红发,手持三齿钢叉,对我大喝道:“生人止步!”

我吓得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张大爷急忙把我扶起来,带着我就往公交车里走,边走还边说道:“我老人家就和你开了个玩笑,你还真要进去咋的?进去了可不容易出来,不出来哼哼,那就是真死了。”

我心有余悸地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刚才的一幕真是吓坏我了。

“张大爷,那些鬼差是咋进去的?还有,那静蝶鬼差是什么来路?我看你遇见牛头也没这么客气。”

“它们呐!有着特殊的通行证,哎呀,说了你也不懂。至于那静蝶鬼差嘛,她就有点意思了”

怪力乱神的事在乱世发生得就特别多,正因为天下大乱没人管,那些魑魅魍魉、妖魔鬼怪才来到阳间兴风作浪。民国七年,北方出了个天资卓越的女道士,此人云游四方,法力高强,为人们做了不少的好事。那时,有只成了气候的鬼怪附在人身上到处吸食其他人的精血,这女道士听闻后,足足探查了三年,才找到这个吸食人精血的鬼怪。

碰巧这鬼怪附在了当地一个名门家的一位公子哥身上,由于时间长了,这鬼怪吞噬了那位公子哥的魂魄,彻底控制了这个肉身。女道士与它恶斗三天三夜,最后情急之下不得不毁了这个公子哥的肉身,才把那只成了时候鬼怪打的是灰飞烟灭。那个当地的名门当家人一看自己的儿子被人杀了,就报了案,官府把女道士抓到后,二话不说,第二天就执行了死刑。女道士死后进了阴司,阎罗天子感其正义凛然,就让她做了鬼差。

“而这女道士,就是那静蝶。”张大爷徐徐说道,眼中充满了敬佩。

“确实值得人尊敬。”我叹道。

这时,我们面前突然出现一个身穿绿袍、头戴乌纱帽、笑容可掬的鬼差。还是张大爷反应快,迅速弯腰行礼,道:“参见赏善司判官大人!”

一听这话,我也急忙行礼。这赏善司判官与其他鬼差不同,其他的鬼差大都是青面獠牙的恶鬼形象,他却是古代官员的模样,一派正气!

“不必多礼!尔等为我阴司效力,自然是功德无量,吾记录在善薄之中,望尔等多修善果,百年后轮回功德无量,成仙立佛。”

还未等张大爷和我鬼话,只见他一挥绿袍,我眼睛突然一黑,失去了意识。在我醒来时,我已经回到了最开始时的那个车库。

后来,张大爷对我说,每次去阴司出车,都会有专门送我们回到阳间的鬼差,这次赏善司判官大人出面,想必是给我打打气。至于阴司公交车为什么没有回程这个问题,张大爷直接踢了我一脚,只扔下了一句话。

“你见过几个鬼复活的?嗯不过也有特殊情况。”

第五章 换命水鬼

“不过也有特殊情况。”

至于什么特殊情况,他没有和我说。我回来后惊奇地发现才过去了一小时,我记得我在阴司应该度过了好久好久,看来“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的说法还是有些道理的。

休息片刻后,我把公交车从阴门井开回了火车站,张大爷没有跟上来,他在半路就下了车,我们彼此留下了联系方式,至于一系列的麻烦事,这才刚刚开始。

因为我下班早,六点就回了家。我回到家后,就大吃了一顿,由于今天吃得太多,就索性去公园散散步。夏季的夜晚总是来得那么晚,公园里是热热闹闹都是人,起初我还以为这是吃完饭遛弯的,可我走近了我才发现,出事了!

只见公园的河中掉进了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都跳下去两三个成年人了,可他们怎么拉却都拉不动那个十岁的孩子!这就奇怪了!按理说一个小孩能有多重。我好奇地趴在栏杆上往水里看去,这一看把我吓了一身冷汗,只见水里有个人在拉着小男孩的脚,拼命把小男孩往水里拖。水里的几个大人却好像没看见似的,只是用力拽着小男孩的衣服。

“还真是奇怪!”我喃喃自语。

可事情越来越不对,我就没看见水里面的那个人出来换过气!莫非我越想心里越慌。只见水里面的几个大人也突然间手忙脚乱,他们看不见,可我却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没错,那就是水鬼,在拉着他们,让他们做替死鬼。由于我被开了阴眼,我才能看得清清楚楚,可他们,只能任由水鬼兴风作浪。

我在上面看着也是十分着急,突然间我想起前段时间我在望海寺请来的一串玉佛珠,是经法师开过光的,应该能有辟邪的作用。于是我当众耍起了流氓,脱下上衣和裤子,四周的人以一种看向精神病的眼神看着我,我没有在意他们“羡慕”的眼光,穿着内裤就跳了下去。还好这是夏天,河里不是十分凉,可我还是打了一个哆嗦。

“大家别慌!”我喊道,并克服恐惧快速游了过去。

我抓起男孩,很容易地就把他提了出来,举向岸上的人们。他们接过小男孩后,就不在看向水里。可我却发现那几个大人才是真的遇到麻烦了!

只见那河里的水鬼不断地拉扯着水面的几人,我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反正我是知道,我身上有辟邪之物,那水鬼是不会来找我麻烦的。我渐渐发现,只要我靠近一个人,那水鬼就会离他远远的,我心里松了一口气,看来没白花钱,这玉佛珠果然是个开光辟邪的家伙。我一个一个把水里的人推上岸,直到最后一个,本以为着水鬼会放弃的,可没想到它会发了疯地冲了过来,把我吓了一大跳。旁边的哥们以为我犯病了,伸手就要掐我人中。

“快上去!”眼看着水鬼离我们越来越近,我急忙喊道。

这哥们看着平静的水面,不知道我为啥那么慌张,很是不解,刚要说话,就被我的话打断。

“愣着干啥?赶紧上去!”我提高了嗓门。

岸上的人也急忙拉着那哥们,同时那水鬼猛的扑了过来,我顿时一惊,毕竟我还是个普通人,一个平衡没掌握好,喝了一大口河水。却不见水鬼拉我,只见我手腕上的玉佛珠光泽黯淡,好似要碎裂一般。

“干啥呢?快上来!”岸上的人叫着我。

我也被他们拉上去后,我再低头看向河里后,已经不见那只水鬼了,不知道去了哪里。我心有余悸,急忙远离河岸,也是自从这件事之后,我再也不去游泳了。

我没有看到那个掉进河里的小男孩,也没有看到他的家长,四周的人也一哄而散,还听到有人嘟囔道:“真没劲。”

我回到家后,心里还是有些害怕,于是就打开电脑看了一期的欢乐喜剧人,虽然里面笑点总是那么多,可我总有些笑不起来,后来又看了一些娱乐性的节目,折腾到半夜十二点才有些睡意。

那一夜,我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在梦里,我遇到了一个身材臃肿的男人,他的衣服上还滴着水,好似没有干透,他不停地追问着我为什么要阻止他。我问他是谁。他说他只是个苦命人,就离开了。

第二天我醒来后,一想起这个梦,就不禁打了个冷颤,可能是梦到那个水鬼了。一大早我胡乱吃了两口饭就赶去了公交车调度室,见到李叔后,我问他为什么让我干这个。

李叔叹了一口气,道:“这是个修功德的好事,本来想一开始就和你说清楚的,但还是怕你不干,毕竟我们实在是太缺人了。当然了,好处是很多的,只是你没发现。”

“什么?好处?您给我解释解释这个开阴眼的事,我总能看到脏东西,我可不想这样!”我瞪着眼珠子说道。

“这个嘛,其实是可以教你如何开阴眼的,需要的时候就打开,不需要时就关上。这个符,也就是一个月的时候,对你的考验,让你习惯鬼的存在,帮助你克服恐惧。”李叔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算是上了你们的贼船了!这样吧,为了弥补我,我最近缺了一辆自行车,您看?”

李叔一拍大腿,道:“行了行了,算你叔我的不是,这个车叔给你掏钱。”

听到这话,我心里稍稍满意,开开心心地坐上了公交车的驾驶位。发车前,我问道:“李叔,那个张大爷呢?”

李叔说:“老张今天有事,不和你去,你自己去吧,相信你,早晚都得自己面对。”

一听这话,我心里又是一阵紧张,这么说,今天是我一个人去阴司

由于是一大早,太阳刚升起来不久,坐车的人也不多,我把车停到站牌旁,上来一位身穿黑色西服和短裙的女人。她化着淡妆,脸上有些婴儿肥,身材还不错。可我越看她越觉得有些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张顺?”这女人试探地说道。

我感到十分惊讶,她怎么会认识我?

第六章 黑白无常

“你是?你怎么认识我?”我紧盯着她,疑惑道。

这女人噗嗤一笑,说:“你把我都忘了啊?我是金融系的白静静啊!”

我忽然恍然大悟,突然想起我在大一的时候见到的那个爱唱歌的女孩,这一晃三四年过去了,没想到她变化这么大。

“原来是你,不好意思,变得这么漂亮了,冷不丁还没认出来。”我尴尬地笑道。看着她一身制度,想必是在哪个大公司工作。唉!就我混的优点惨啊!

白静静莞尔一笑,捋了捋额前的秀发,说道“是不是还没女朋友呢?这么不会说话,人家本来就漂亮好不好。”

文章地址:http://www.shoujikanshu.org/Direct1/27965.html